全民公敌 扎克伯格

 全民公敌 扎克伯格

犹太人,神童,哈佛,辍学……这些抓眼的标签轻易就能引起热议。而集这些标签于一身的扎克伯格,早已习惯了在质疑声中保持一张完美的 机器人脸 。

听证会上的议员,与其说是想从他口中得知人们的隐私数据如何被利用,倒不如说是想从这张脸上看到一点情绪。

他们怀念那个刚从哈佛校园走出来,穿着T恤的扎克伯格。人们想看到他脸上一点真实的歉意,和一个35岁年轻CEO的慌乱。

但扎克伯格显然没让他们如愿。无论是2020年的 剑桥分析 事件,还是有关Facebook加密数字货币Libra的听证会,他都冷静克制,像一行行代码一样稳定地输出回答。

从2020年人。

成长有辛酸的一面,从19岁就开始,扎克伯格就开始学习如何面对争议。

2020年,扎克伯格在哈佛读大二。某天下午,他喝醉了。借着酒劲,他从学校资源库里搞来了一堆女生的照片,创建了名为Facemash的网站,访问者可以从两张女生的图片里选出 谁更火辣 。

网站一上线就火爆了,在十几年前,4小时内访问量达到了450次。但这种明显带有歧视行为的网站很快被校方关停。扎克伯格被学校控告 破坏安全,侵犯版权和个人隐私 。

面对愤怒的同学,尤其是被放在网站上比较的女生,扎克伯格写了一封信, 这不是我所预期的事物走向……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意图会被怎样误解 ①。

当然,事物很少会向着喝醉的人的预期发展。在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上,扎克伯格出奇地选择了目的正义。

哪怕他黑了学校的网站,也事实上让很多女生感到了被羞辱。但他一再强调这不是自己的初衷。这套逻辑,也应用到了日后很多次为Facebook的道歉中。

有关Facemash的质疑声,成为了扎克伯格前进的动力。这些被羞辱的女生,和贡献了大部分Facemash点击量的男同学们,很快就被扎克伯格的另一款网站吸引——如今市值千亿的Facebook。

2020年扎克伯格接受采访截图

2020年,扎克伯格和几个同学一起创建了Facebook,再次收获火爆。但短短六天后,他就被同校学长起诉剽窃创意。原来在推出Facebook前,扎克伯格曾答应学长,替他们搭建名为 HarvardConnection 的网站,最后却推出了一个相似的竞品。最后,扎克伯格和学长达成了庭外和解,代价是日后Facebook上市时价值3亿美元的股份。

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电影《社交网络》,呈现了这次剽窃纠纷,以及扎克伯格将创始人 踢出 Facebook的过程。当时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·桑德伯格在私人放映会上说,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孩子 ②。那是2020年,扎克伯格只有26岁。

美剧《硅谷》的男主是一个木讷的程序员,因为一套 压缩算法 受到了投资人的关注,但他并不知道如何经营一个公司。在他犹豫时,他的合伙人对他说, 学会做个混蛋吧。如果你不是个混蛋,公司就会死掉 。

(责任编辑:新世界棋牌官网)

本文地址:/shouzubaoyang/20200906/15214.html

上一篇:火灾旱灾齐发 澳新南威尔士州遇史上最严重空气污染 下一篇:周强率中国法院代表团访问希腊